正文

兰大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发现榆中”丨医者仁心:村医王军有的三十年坚守


发布时间:2023-08-03 16:57:11 来源:

“咱村现在患有高血压的一百多人,糖尿病的四十几人。”十几年前,榆中县朱家湾村医王军有开始了入户随访,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负责的四个社区中老人和其他病人的情况。

2023年7月9日,我们走进朱家湾村卫生室,刚进门的药品货柜里陈列着常用药。右边的房间是一间档案室,村民们的健康档案就放在这里的档案柜里。档案柜旁边有一张病床,收拾得干净整洁。左边的房间是王军有的办公室,里面的两张办公桌上放满了资料,但非常有序。我们见到他时,他正伏案工作。

爱笑的王军有

王军有出生于1972年。21岁时,从兰州市卫校毕业的王军有就接手了父亲所在的朱家湾村卫生室,之后三十年如一日地坚守着朱家湾村,直到今年他51岁。他穿着朴实,嗓音洪亮,从容地为我们讲述着他自己的经历,不时地呵呵一笑。

王军有负责朱家湾村四个社400多户的入户随访,每年二月到五月份,王军有都要跟他们签订《榆中县家庭医生与居民签约服务协议书》以便入户随访,如果遇到有的村民外出打工或者地里干活,一家得跑三次。

“35岁以上的每年随访一次,65岁以上的每年得两到三次,高血压糖尿病的一年至少得四次。”王军有入户随访时主要是给老人测血压、测血糖,更新电话号码及其他基础信息。

“我也听诊、号脉、诊断病情,能治一些小病。”考虑到看病的老年人居多,王军有的诊疗费只收6元。

王军有经常将来看病的老人送回家,“有的人走3个小时才能到我这,我不放心嘛,我就电动车开上把人家送回去。”其实这只是正常人半小时的路程,也或许电话两分钟就能解决,但仍有很多老人不会使用电话,没有办法用电话沟通的方式解决。

如果有心肌梗塞等病情较为严重的人,他会直接打120或者自己开车将他们送进五公里外的榆中县医院。“现在基本上每家每户都能随访到,尤其上面给65岁以上的老人挨个做体检筛查疾病,这一点确实比较实在,腿脚不便或者没条件出行的人,电话联系乡卫生院,那边会派车过来,老人们体检完也会送回来。”朱家湾村每一个人遇到健康问题时都能得到救助,这也是令王军有欣慰的一点。

“有他,儿女们多了一分安心”

村民郭万宗今年八十岁了,身体不舒服时,就会打电话给王军有。王军有多次为老人导尿,并在结束后将老人又送回家。“我们开车5分钟就能到,老人走起来得一个小时。”

“服务态度好得很,”老人认真地告诉我们“我经常找他,我身体不舒服就打电话,我打不上电话就让姑娘打。我走是走不去了,腰腿不行。”

他有一儿一女,都不在身边。儿子远在外地打工,一时无法回家。村医王军有的存在让远在外地的儿女稍微安心。

王军有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地守护着村里的人,他为自己的这些举动找了个理由——“娃们都在远处,来不了么。”

“没有了下次再给”

晌午的太阳有些灼人,从郭万宗家出来之后,王军有带我们拐进了另一个巷子。巷子口一家小卖部的门口,一棵榆树在钢管的长期支撑下长成了屋顶的形状,村民冒力丰正在树下与三五村民打麻将。

他淡然的脸上微微一笑,算是跟我们打招呼,并示意我们先走,随后在双拐和一只腿的支撑下慢慢站起身向家里走去,他的另一只腿已经由于内风湿性关节炎无法蜷缩着无法使力。

三年前,冒力丰的妻子安花莲出了车祸,腰部受到重创,多数时间需要卧床休息。看到我们进来,安花莲放下手机慢慢坐起身,暗淡的眼神在瞬间恢复了几分光芒,王军有顺势将自己带的一瓶维生素C给她。

因为患有白癜风,除了大半张脸是正常肤色外,安花莲露在外面的皮肤,包括脖子和手,都已经变白,猛一看有些不习惯。

安花莲一边热情地摆着手欢迎我们,一边强调自己的白癜风不传染,后来才记起问药价。

“七块钱”。王军有笑着,还有些不好意思。

“娃们都做活去了,就只能麻烦他给我们送药,”安花莲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沓零钱,十元、五元、一元的按照顺序整齐地叠在一起。

“没有了后面再给。”王军有笑着,一脸真诚。有些非常困难的人,他也会免费送药。

安花莲不停感谢着王军有在她急性阑尾炎发作时对他的照管,后又说起她在车祸后王军有经常送药的事。

“我那时候一直在炕上躺着,不能动弹,我老伴出去想找个人买些药去,腿疼得走不成。我们买的药多得很,就一遍一遍打电话让人家送。”实际上,即使是老年机,很多时候他们也不会使用,所以像这种病情严重的老年人,王军有不得不隔五六天就来看望一次。

“能帮到村民,我很满足”

王军有除了是一名村医,也是一个父亲,一个为了生活奔波的普通劳动者。他在县城买了一套房,想未来作为孩子的婚房,儿子餐馆的收入并不理想,房贷全凭他还。

王军有所在的朱家湾村卫生室属于榆中县城关卫生所。早年,王军有没有工资,虽有些许补贴,每年也不到一万元。直到五六年前,王军有才收到了每月2000元的正式工资,但也开始交养老保险了。

“靠这些(工资)维持不了生活,我媳妇想出去打工,但上面规定这里必须有人,我有时候出去干活,她必须守在这里”。王军有每年都会种一些大豆、小麦、玉米、洋芋,除了自己吃的和喂猪用的,其他的都会卖了,连同年底卖猪的钱一起,贴补家用。

“上面规定店要开着,所以也没时间去旅游。”王军有已然成为了朱家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他的家就在卫生室的对面,村民任何时间过来都能找到他。最近几年,王军有感受到了吃力,“上面派的活太多了,体力跟不上了。”

尽管如此,王军有还是想趁着退休前再为村民们,尤其是村里的老人们尽尽心。

“年轻时候总想着改行,干到现在,觉得能为村民们服务,尤其是能帮到村里那些困难的老人,我很满足。”王军有如是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王军友案头俯首,田间行走,一头担着照顾暮年老人的重任,另一头肩负着践行国家医疗政策的使命,他30年如一日,默默守护这个普通的北方村庄,步履不停,并且还将继续下去。

(作者马进珍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2级研究生,周洪琼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级本科生,杨晨洪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1级本科生;指导老师李晓灵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

来源:中国甘肃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