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榆中革命英烈——金自山


发布时间:2021-07-26 16:53:31 来源:榆中发布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在北京自称“大元帅”的奉系军阀张作霖疯狂地搜捕和镇压共产党人。在白色恐怖十分严重的情况下,中共北京市委于1928年4月遭到第三次严重破坏。在这次事件中,中共北京市委执行委员金自山等26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敌人逮捕。5月17日,金自山等10名北京地下党负责人惨遭杀害。这时,金自山同志年仅28岁。

  金自山,字立之(也叫力之、丽之)化名钟绍卿,榆中县金崖镇寺隆沟村人,生于1900年。他的父亲名叫金永庆,为人纯朴、厚道,家境十分贫寒,长年靠给别人看水磨(即水磨磨面工人)维持生活。

金自山短暂的一生是在饥寒交迫的环境中度过的,他从小养成了“勤苦耐劳,不畏艰辛,谨慎寡言,不好交结”(引自中国济难全国总会1929年3月15日出版的《牺牲》第一集金自山事略,以下同)的品德和性格,深得其父喜爱。为了把自己心爱的儿子培养成为有学问,有作为的人,父亲忍受着极度辛劳,供其读书。他先是在私塾就读,后来,又到榆中县金崖国民小学读书。父亲的殷切希望,少年金自山时刻铭记在心,不管是在私塾还是在国民小学,他都刻苦攻读,尊师爱幼,孝敬父母,礼貌待人,成为有名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1915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金崖小学。第二年考入甘肃省立农业学校。为了不辜负父亲的期望,他常常“独处斗室,捧书诵读,竟日不倦,校中盖无不知其为勤学生也。”由于他勤奋好学,成绩优异,深得当时一些兰州教育界知名人士的赏识。1933年秋,金自山又以榜首之名毕业于甘肃省立农业学校。这年冬天,甘肃省教育厅在兰州地区招考官费留京学生,在老师和同学们的鼓励下,金自山毅然应试,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1924年春天到北京,和甘肃省立农业学校学监孙秉元的儿子孙汝南同住在西四牌楼翠花街七号一个姓史的公寓里。经过一段时间的复习,同年秋天考入国立北京工业大学纺织系。金自山自从考入北京工业大学以后,一直到其牺牲的五年时间,“家中毫无接济,每年仅赖180元之官费维持生活,夏不能衣单,冬不能衣棉”,常常是光脚穿鞋,吃的更为简单,很多时候只是吃些馍馍喝些开水,“艰苦备尝,饥寒受尽。”

  金自山不但自己勤奋好学,还非常乐于帮助别人,尤其是在考入北京工业大学以后,远离家乡,他对甘肃同乡更是倍加关心。凡是来北京考学的同乡,只要求助于他,他都热心的给予帮助。或帮助复习功课,或帮助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尤其是金自山的数学见长,许多同乡到北京以后都慕名前来求救,金自山都是毫无保留的给予帮助,一遍不懂教两遍、三遍、四遍,孜孜不倦,从来不嫌麻烦。他还常常告诫来京的同乡“咱们甘肃穷得很,上个学不容易,尤其是到北京这个地方来读书更是不容易,我们一定要加倍刻苦努力,不要辜负家乡父老和亲人们的期盼,学好本领,造福桑梓。”由于他待人诚恳,乐于助人,深受来京甘肃同乡的爱戴和尊敬,许多人都愿意和他结成朋友。

  金自山虽然远离家乡,到比较繁华的都城读书,但他始终不忘家乡人民。他去北京以后,为了传播进步思想和先进文化,省吃俭用,给他的弟弟们订购了一些进步书刊和启蒙读物,通过邮局定期寄来。这些书刊寄来后,他的弟弟和周围的孩子们一起阅读。这些进步书刊,在其家乡产生了十分深刻的影响。在金自山的影响下,金崖地区的一些青年学生,纷纷以金自山为榜样,离开家乡,赴京求学,追求进步,追求光明,从此而走上了革命道路。

  金自山在勤奋好学中还十分关注时局,关心国家、民族的命运。他搜集和阅读大量进步书籍,从中汲取进步的政治营养,逐步确立自己的人生观,注意观察社会上发生的各种事情,以抉择自己所要走的正确道路。1925年5月30日,上海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消息很快传遍全国各地,也传到了北京。金自山和他的同学们听到这一消息后,无不义愤填膺,纷纷起来声援上海人民的斗争。6月3日,北京3万多名学生,分东西两大队举行示威游行,金自山也参加了这一斗争行列,和同学们一起,组织讲演队到街头演讲,揭露帝国主义的凶残面貌和滔天罪行。经过这次斗争,金自山的思想发生很大变化,清楚地认识到,要拯救中华民族就必须打倒列强,铲除买办,别无它路。基于这一思想认识,他终于在斗争中找到了实现其愿望的先进组织——中国共产党,并且很快成长为一名坚强战士。为了发动和组织工人起来和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他毅然辍学,按党的指示到长辛店从事工人运动。

  长辛店是1933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主要地方。早在1921年1月,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成员就在长辛店筹建了工人补习学校。5月又建立了长辛店工人俱乐部。1922年至1923年,长辛店工人又在共产党人邓中夏的领导下,举行了震惊中外的京汉铁路大罢工。经过这两次的大罢工,长辛店工人的阶级觉悟有了很大提高,成立了工会组织,在工会的领导下,和敌人进行了无数次不屈不挠的斗争。金自山到长辛店以后,便以北京铁路工会特派员和丰台铁路工人组织员的身份,在铁路工人中积极进行活动。1927年10月,北京市总工会遭到敌人破坏。为了更好的团结工人群众,金自山不畏艰险,仍以北京铁路工会特派员的身份,继续在丰台地区铁路工人中活动,教育工人不怕失败,经受挫折。并设法帮助工人解决生活上的困难,使他们更加紧密的团结在工会周围。1928年2月初,丰台铁路工会会员杨宝伦在长辛店大厂内死亡,金自山积极发动工人筹措款项,料理丧葬。这件事在丰台铁路工会人中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使他们在艰难中看到了希望。经过金自山的艰苦努力,不久,丰台铁路工会又重新组织了起来。金自山也成了丰台地区铁路工人尊敬的好朋友。

  在此期间,金自山还遵照党组织的安排,在北京近郊农村搞过一段农民运动,先后担任过西郊区区委书记和南区区委委员职务。1927年10月,担任中共北京市委执行委员兼组织委员。

1928年3月,北京地下党针对奉系军阀张作霖对北京人民的残酷镇压和掠夺印制传单,四处张贴散发,号召全市人民立即行动起来,罢工、罢课,抵制苛捐杂税,抵制军阀政府的黑暗统治。北京地下党的活动,使张作霖军阀政府大为震惊,他们立即派出大批警察、特务,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1928年4月13日,金自山在北京市北小街板桥头不幸被敌人逮捕,张作霖的“京师警察厅”对金自山进行了严刑拷打和残酷折磨。1928年5月17日,甘肃同乡在“甘肃学生官费管理委员会”的倡议下,在陕西关中南会馆聚会,准备敦促社会上的有关人士进行营救,就在他们开会商议的当天, 金自山被杀害在地安门外的一杀害在地安门外的一个草坪上。

金自山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壮烈牺牲了,然而,他的老父亲,一直到1957年农历正月初四病故,都不知道他儿子牺牲的消息。在金自山赴京考学以后,他每时每刻都在想念自己心爱的儿子。每逢过年过节,这位历经沧桑的老人,都要倚门向东方眺望,多么希望他能回到自己的身旁来看上上一眼,叫他一声“爹爹”。就在这位老人弥留之际,仍在一声声地呼唤着:“自山,自山”可是他那里知道,他的儿子,为了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拯救中华民族,已于二十年前血洒京城,贡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