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碧血丹心,矢志不渝——追述丁益三炼狱生活始末


发布时间:2016-12-27 17:27:25 来源:兰州市榆中县政府

  碧血丹心,矢志不渝

  ——追述丁益三炼狱生活始末

  张德馨

  

  丁益三,原名丁尚谦,1919年与同乡张一悟、张亚衡积极参加“五四运动”,和北京学生一起火烧赵家楼,痛打章宗祥,参加演讲团和国货维持会,发通电,撒传单,上街讲演,要求北京政府释放被捕同学,惩办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三个卖国贼。北京大学毕业后,丁益三去日本留学,1923年回兰州,创办了一座罐头加工坊,他的外号“丁罐头”由此得名。1926年丁益三先加入国民党,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 2月 14日 被选为国民党甘肃临时党部执行委员之一。在此期间,丁益三积极宣传以“三大政策”为核心内容的新三民主义,随后又成为王孝锡、胡廷珍建立的“青年社”第一批社员。在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领导下,以兰州女子师范学校为集合地点,以兰州一中校刊为阵地,积极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向国民党右派展开尖锐、激烈的斗争。他还热情支持“藏民文化促进会”的工作,住在拉卜楞寺,帮助藏族同胞学习汉文、汉语,对促进汉藏文化交流作了一定工作。

  被捕入狱

  1928年2月,国民党甘肃军法处查获了一封署名“杨秀英、杨瑞云妹收”的信件,检查人员便持怀疑态度撕开这封信,发现寄信人是共产党员杨和鑫,他是当时军法处通缉的要犯,军法处按信封上收信人的地址逮捕了杨秀英和杨瑞云。

  那年,杨秀英20岁,杨瑞云也只有17岁。面对军警们的种提问,姊妹俩始终摇头,拒绝回答问题。军警们便将姊妹俩分别绑到柱子上,用皮鞭在脸上、身上狠劲抽打,打得她俩脸上鲜血直流,姊妹俩仍昂首挺胸,一字不吐。后来,气急败坏地军警们喊道:“扒光她俩的衣服,烧焦皮肤,看她俩说不说?”年幼的杨瑞云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去我家的有丁罐头,……”丁罐头就是丁益三。

  其实军法处早就知道丁益三的一些情况,只是苦于没有真凭实据。这次得到杨瑞云的“口供”,便直奔罐头坊,抓捕了丁益三。

  狱中受刑

  军警们将丁益三逮捕入狱,反捆在长条凳子上,在胸部放一根木杠,在两端狠劲下压,这就是酷刑之一的“压杠子”。边压还边审问:“你什么时候入的共产党?你的领导人是谁?你在共产党里都干了些什么?”丁益三除了痛骂敌人,不吐丝毫秘密。敌人便以更猛的力量压下去,只听胸部沉闷地响了几下,三根肋骨便断了,丁益三晕了过去。敌人把丁益三从牢门口扔进了牢房。

  第二天,军法处继续审问。他们将丁益三绑在一个特制的凳子上施刑,俗称“坐老虎凳”,用刑拷问,丁益三咬紧牙关,不吐半字。敌人便在他的双足下垫块砖,青年学生丁益三那能经受这般折磨,他又昏了过去。

  第三天,军法处第三次审问,因为丁益三肋骨断了几根、腿部骨折,已被折磨的有气无力了,但他面对敌人的声声质问,仍一声不吭,只是摇头,拒不回答任何问题。敌人连续几天都没有问出一句“口供”,有点无计可施。军法处长咆哮道:“用红柳梢狠狠打,把脊背打烂。”士兵抱来一捆拇指般粗的红柳梢,把丁益三吊在屋梁上。军法处长亲自拿起红柳梢,在丁益三背上使劲的抽打起来,每抽一下,背上的皮肉上就会出现一道血印,鲜血顺着伤口流出……丁益三整个人便血肉模糊、不醒人事了,敌人又将丁益三扔进牢房。

  第四天,丁益三从昏迷中苏醒,嘴唇干裂,胸中发烧,内伤外伤的剧痛,使他面色蜡黄眼冒金星,他想喝口水,但牢房中没有,只有不断的咽唾沫。同“号子”的难友们向看守要水,军警训斥说:“哪有水,撒泡尿喝去!”。面对非人的境遇,丁益三以其顽强的毅力又一次活了过来。

  接着,穷凶极恶的敌人又给丁益三灌辣椒水,这种酷刑是将弄碎的猪鬃拌上辣椒再用水调和后往犯人嘴里灌,灌了这种辣椒水的人,不死内脏也会坏掉,敌人见丁益三不能再打了,就点着整把子的香,拿通红的香头戳到丁益三脊背上,他脊背上的肉几乎被烧过了,连骨头都能看见。就这样,丁益三又一次昏迷了过去,清醒后,难友们都说他“不中了”。

  敌人在这皮开肉绽骨头不软的铁汉子面前已是黔驴技穷,他们见从丁益三口中得不到任何口供,只得把他关押在狱中长达三年多。

  狱中斗争

  在狱中,丁益三虽遭受了百般酷刑,但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却仍对共产主义事业充满信心。他以顽强不屈的革命斗志和乐观向上的革命精神鼓舞着狱中的革命同志。当时他被关在一间小小的牢房里,屋子小得站不起睡不下,铺着潮湿的草,昼夜不见光线,初遭毒刑后,遍体鳞伤坐卧均感困难,但他坚持和一起被捕的20多名同志顽强的和敌人进行斗争,同难友们咬紧牙关进行绝食斗争。在他所在的牢狱中,没有一个人叛变革命。每当有革命同志被拉出去处决,他必整理衣冠,严肃以待,视死如归。为了鼓舞狱中同志团结斗争,他抄写了许多革命诗歌在难友中传递、吟颂,丁益三知道残酷无情的国民党反动派不会轻易放过他,心里作好了随时被敌人押赴刑场的准备。他和同志们用生命和鲜血诠释了共产党员,保护了党组织。

  丁益三早年留学日本专攻农学,精通农艺、果树栽培、食品罐头加工等, 归国后从事农业改进工作,曾任甘肃省农业改进所所长。作为学者,为了使自己多年所学和创办罐头加工坊的经验能够传给后人,造富社会,他拖着被敌人摧残成遍体鳞伤的身躯,一丝不苟的写下了《农艺》书稿,丁益三还酷爱书法,至今人们仍然能够从他的遗作《农艺》中欣赏到他那功底扎实、风骨硬朗的书法风格。

  丁益三同志在狱中所写的《农艺》和诗抄,是他留给后人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1952年,这些诗抄连同那件见证了烈士坚贞不屈的血衣一起由甘肃省文物保管委员会收存,后转至甘肃省博物馆。而遗作《农艺》在历经八十三年风雨之后,于2011年6月被榆中县党史办公室发掘并影印出版面世。《农艺》是丁益三烈士用毕生心血撰写的介绍食品制作技艺的专辑,它揭开了甘肃乃至西北地区现代食品工业制造的序幕,是甘肃食品工业制造史上一笔宝贵的财富。

  流芳百世

  1937年丁益三因狱中所留伤残复发逝世,遗体葬于榆中县丁官营村。 2011年 4月 2日 ,榆中县人民政府批准,为丁益三在兴隆山烈士陵园立纪念碑,让烈士英灵在苍松翠柏间永驻。(作者系榆中县委党史办干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